(*꒦ິ⌓꒦ີ)

嚯冰阔落!!!!!
有点肚肚疼

只要你乖给你买条gai

好可爱啊

【all叶】他的猫

R先生:

猫叶狗包和第一人称的痴汉主人


没车应该还是不会屏蔽吧




¥¥




凌晨两点,我从睡梦中惊醒。




客厅传来喘息摩擦声。




我愤怒又无可奈何地翻个身,拉高被子捂住脑袋。




——我家的狗,又在日我家的猫了。




最近我的上班时间改到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。按理说该睡个懒觉的,但是我家的活闹钟——叶修,并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改了时间。




每天早上七点依然会被猫爪子拍醒。




还能怎样呢?我能怎样,还不是把它当爸爸一样原谅。




起来给陛下做猫饭。




叶修是中华田园狸花猫,性别公,眉清目秀,异常淡定。姓继承于它爸爸我,名是它自己用爪子踩纸团选出来的。




而它的基友狗,朋友送我的哈士奇,性别亦公,名叫包子。




包子刚来的时候两个多月,叶修已经两岁。




小奶狗对高贵的猫陛下极感兴趣,想尽办法聊骚。陛下一开始也很积极对待新来的幼崽,我亲眼目睹它领着包子来到猫厕所旁边,刨埋猫砂,教包子上厕所。




然而傻狗摇着尾巴看了半天,兴冲冲地跑进去,撒着欢儿要把叶修埋的便便挖出来吃掉。




幸好被我及时阻止。




叶修震惊得瞪圆了猫眼,许久没反应过来。




从此以后对包子不理不睬,视如空气。






两只一直维持着蜜汁嫌弃和蜜汁热情的相处模式。




到此为止还是正常的猫狗。




发生意外是在半年前,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。




我的猫和狗,变成了人形。




为了加快节奏这个过程不再赘述。




雷电,陨石,随便什么,自己脑补,总之不是重点。






叶修作为猫的时候就是一只唇红齿白的美男猫,变成人也是不折不扣的英俊青年。




包子卖相也很不错,个头更是比叶修大了一圈。




当时它们只好奇地适应了半个小时,就嫌弃人形不方便,很快变了回来。看起来它们对自己的定位并没有像有些电影小说里一样,觉醒高等意识大呼“我是人我要平等和权力我要猫/狗统治世界”。




甚至我最担心的饭量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



叶修倒是明显更容易了解我的意思了,它的自理能力变得更强,会自己把猫粮扒拉出来吃再放好,会给我开门,而且它开始帮我在附近遛包子。




至于包子,特么的,把叶修当成主人了,疯狂撒欢儿讨好。叶修蹲在窗户边看鸟,它就把大脑袋搁在窗台边看猫。




那深情的,我叫它都没反应。




虽然我没什么时间遛狗逗狗吧,但猫粮狗粮谁买的?房子谁的?疫苗谁给打的?无视我??再这样信不信我把你送去给绝育?




……算了,和畜生计较太掉价了。




还是叶修贴心。




它平时看起来那么疏离,晚上还是会进我的被窝,或者蜷在我肩膀上睡觉。




毛茸茸,暖呼呼。




吃完饭接到老同学的电话,说起明天的同学聚会,并强调一定要带家属。




我他妈哪来的家属。




但回复说是单身,又感觉好像输了。




这时候叶修踩着白手套爪子迈着猫步从我的键盘经过。




看着它婀娜远去的身影,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


我让叶修变成人,和我一起参加聚会,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小男友。




在场的一些女同学眼睛亮了。男的们纷纷大喊深藏不露,上学的时候是不是觊觎过咱们哪个哥们的菊花。




我说麻烦你们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,再睁大眼睛看看我的修修。




叶修坐在昏暗的包厢里,它不吃水果,对嘈杂的音乐有些不耐烦。如果还是猫的样子,一定早就向后折成飞机耳。




有人怂恿我亲一下叶修。




亲呗,我睡觉的时候它爪子不知道多少次踩进我嘴里了。




它的嘴唇很软。推拒时的手指像平时一样敷衍。




暧昧的灯光在它瞳孔里倒映出绚烂烟火。






这一刻我突然觉得,不应该再叫它,应该是他。




他完全像个沉默寡言的人类。




他的侧脸沉静秀致,眼神里始终带着猫科动物特有的锐利和嘲讽。




我一直觉得猫都像是雌性,狗都是雄性。猫无论公母,身上都有种特别的慵懒魅惑。它会躺倒在你面前,时而舔舔爪子,时而看着你,好像有千言万语无法开口,又好像只是专注地对视。




晚上回来拖地的时候,叶修蹲在墙壁的猫爬架上,居高临下地看我。




或者说看我手里的拖把。




他像位真正的大帝,逡巡自己的领地,掌控一切。




我从他身边路过,他伸出一只爪子勾了勾我的头发。




最近他有点活跃,好奇心比平时更重。和包子在屋子里互相追跑的频率更高了。




看到包子扑倒他之后弓着背试图磨蹭的猥琐姿势,我才意识到,春天到了,我还没给他们绝育——尤其是变成人形后更取消了这个打算。




所以他们快发情了。




但是这对基友的体型差距是不是太大了点,叶修也就包子一条腿那么大。




看到包子无数次试图将叶修按在自己下腹,无数次被挣脱,我简直爆笑。




我对这傻狗说:他那么小,你日得到吗?你们就不能变成人吗?体型还差不多点。




这句话似乎启发了他们。




那一晚……我的客厅上演了基佬大战的活春宫。




解放天性,完全听从本能欲望,真是爽歪歪的事。




对不对,包子同学?




日猫日得爽不爽?




真他妈气死我。




再一次看到叶修被包子压住,我脑子一热,愤怒地呵斥了一声:




包子,给我放开!




就好像以前怕狗玩闹时没轻重咬到猫一样。




他们被这声爆喝给吓得弹起来,迅速变成原型分开了。




我指着包子的狗脑门:不知羞耻!




又指向叶修:你!




……但是我好像突然词穷,看着坐在地上甩尾巴的叶修,圆圆的眼睛望着我。




我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。




他怎么就能对包子的肆意妄为那么纵容呢?还有没有身为猫陛下的尊严了?虽然他们青梅竹马,虽然是一起长大,虽然每天24小时相处玩闹亲密无间……




好吧。




没有但是。




他们的确是一对般配的基友。




我不知道自己心里隐约的不甘心是为什么。




晚上睡觉的时候,叶修又悄无声息地潜进来。他睡了一会儿,又玩了一会儿,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,在我枕边踩奶。




我摸着他光滑柔软的毛,低声问他:宝贝修修,我给你找个女朋友吧,跟包子搞基是没有前途的。




叶修沉醉于踩奶,没有搭理我。






我的威胁只管用了那么一次。




某天深夜和几个伙计吃晚饭,回到家时,我看到叶修变成人形,趴在沙发后面的地板上。




他的脸颊和眼角都微微泛红,额发是湿的,听到开门声睁开眼睛看过来。




那个眼神朦胧而没有焦点。他只看了我一眼,很快又闭上了。




我听到自己的心跳有些莫名的加快。




走近他,才发现包子也在,犬的形态,一爪子搭在他腿上,兴致勃勃地舔他的腰臀。




我看到叶修赤裸的肩背腰间,明显有按捏的指痕。看来包子是刚变回来。




他浑身都被包子舔得湿漉漉的。






这对基佬猫狗是不是太会玩了。




平时他们也会这样互舔,但是变成人形……对我这种单身狗来说是不是太过分了?




揉了一团卫生纸扔进垃圾团。




我大概单身太久,疯魔了,现在满脑子一个想法:




既然包子都可以,我为什么不可以?




他从腰到臀的弧度那么漂亮,抬眼看我的眼神那样湿润温柔。




那是一种超越性别和物种的诱人。




他是我的猫,他现在可以变成人。




他可以接受和雄性交配。




那为什么不能是我。




叶修进来了。




雪白猫爪在床褥上踩出浅浅的坑。




我诱哄他变成人,将他抱在了怀里。




他的身材比例极好,腿长且白。而且猫无疑是非常懂得享受的动物,很快顺着我的动作摆出让自己舒服的姿势。




他或许以为我是像以前一样抱着给他顺顺毛。




他不知道我是想干他。




想得快要发疯了。



地狱空荡荡,魔鬼在人间

桃花榴火:

“夜来幽梦忽还乡。”

剑三同人愚人录系列之《朝华香》,一个从牛鼻子老道手里买了假药穿回过去做侯爷的故事(误)
参赛链接求戳https://www.gracg.com/works/view/1162542

夏达:

嘻嘻嘻拿到打样了,预售不要问我,我只负责出来了转。 ​​​😌

asheen:

【搬运】

作者:壺也_tsubonari

日本

传送门: https://weibo.com/u/6582524989

【作品赏析】

来自日本的插画师刚刚在国内开通了微博

浮世绘的画风

死亡病娇的人物

还能感觉出些哥特色彩

喜欢的童鞋们可以去地址链接关注这位大大吧~


更多往期精彩内容

可以扫码关注公众号

婶儿看视界 

欢迎大家踊跃留言点评

与asheen或是缇米酱互动

(也欢迎私戳哦)

我们会经常在留言中抽取幸运鹅

赠送精美大礼包

不要错过哦~


另外,快来加入我们的

QQ骚群:543031423

非常期待您进来开车带我们飘逸驰骋

结识更多志趣相投的好盆友吧~


藏剑山庄小王子!的感觉~

松子:

这两天被安利掉坑…然后突然喜欢上这小孩,咋能这么可爱呢!

我大概是跟凌字干上了

上色越画越丑没得救*(  ̄皿 ̄)/#____

2-6是小说里金凌的部分,xjb画了一下!(在一张纸上画的强行分成5张混更


【喻黄叶】白学高手-02

困了打个卡

水無涼奈:

※喻叶,黄叶




一句话介绍:一款超刺激的修罗场游戏,叶修玩了会哭。




*






叶修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终于发现不太对劲。


他们昨晚似乎玩太嗨了,居然没带套。尽管如此,作为一个温柔体贴的一号,喻文州还是非常细心地帮他清理过后面……这就是问题所在。


叶修一觉起来,觉得屁股凉飕飕的。


他有些难以置信。


自己,一个毋庸置疑的直男,居然光着屁股和另外一个光着屁股的男人搂搂抱抱地睡了一晚?!


天哪!


叶修不禁点起一根烟,坐在床边思考人生。


 


还没等他收拾好情绪,喻文州已经换好了衣服。


他拿上手机和钱包,目光在叶修光溜溜的背上轻轻飘过,不着痕迹地移开,落在斜下方的一点,规规矩矩地问:“要吃点什么吗?”


“都行。”叶修答道。


喻文州似乎知道他常常塞点油条就当早餐了,笑了笑说:“Q市的分量很大的,今天就别吃得太油腻了。我帮你带点生滚粥吧?”


叶修后知后觉地发现确实是这样:“哦……鱼片粥,谢谢。”


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出了房间。


 


【喻文州好感+1,目前好感度11(炮友阶段),请玩家再接再厉!】


 


叶修疑惑,敲系统问:“为什么他帮我买早餐都会加好感?不应该是反过来才对吗?”


【好问题,根据本系统对攻略对象的了解,为您提供一个比较可靠的猜测,】系统咳了咳,【对方认为您在进行某些性暗示,心情十分愉悦,因此增加了好感度。】


“……”不,这不是他认识的喻文州!


一个鱼片粥而已到底能想到什么事情上去啊?!


叶修狠狠吸了最后一口,把烟头扔进垃圾桶,然后转身开始找衣服。


出乎他的想象,喻文州这个人在床上的表现可要比他平时的奔放粗鲁多了。叶修从床上爬到床下又到床底最后回到床上,才找齐了自己的全部衣物。


把内裤穿上后,他终于有了点安全感,大脑也能够开始正常的运转了。


 


再去悼念自己的直男清白显然是没有意义的了。


现在的首要任务是:解决喻文州,解决黄少天,飞快地把两个人的好感度刷满,然后通关回家。


“我想再确认下,”叶修问,“同时刷好感,又不能让他们互相察觉,关于这一点,你们考虑过可行性吗?”


【自然是考虑过的。】系统答道。【好感度0到50,50到80,以及80以上各为一个区间。初级阶段的友情线是很简单的,等到突破50,攻略对象对您的关注度和在意度成倍增加,难度自然跟着翻倍,但只要玩家小心行事,也能够顺利瞒住。最后一个阶段进入恋爱线,这才是对您真正的考验。一步错,满盘皆输。请玩家务必小心。】


系统的声音骤然变冷,听得叶修心跳加快,有些不安。


“这样来看,”他定神,思索了一下,“友情阶段的好感度应该很容易刷。”


【是的。】


“从零开始的友情啊。”叶修感慨道。


他翻身坐起,把上衣和裤子套上,进了洗手间。


 


等他洗漱完毕,喻文州也恰巧提着早餐进屋。


“这几天,前辈有什么打算?”他将粥从塑料袋里拿出来,放在桌上,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。


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叶修戳了一下系统。


【第十赛季全明星周末,霸图主场。今天是活动第二天。】


叶修若有所思:“哦,全明星……也没我什么事,随便玩玩吧。”


喻文州在他对面坐下,撑起下巴望着他。


“你不参加真是可惜了。”


“怎么会,”叶修干笑,“我这种小透明,怎么能和你们相提并论呢?”


喻文州闻言,神色一动。


 


他以前确实从未注意过叶修。他出道时,群星璀璨,这些年轻人如今都成为了各站队的顶梁柱,这便是黄金一代称号的由来。


人类总是向往强者的。他们眼里只有能够与自己抗衡或更胜一筹的人,他的好友黄少天更是已经成为了联盟的顶尖大神,他看中的强者更是少之又少。


他们会公事公办地研究每一个对手,但对于那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战队和选手,自然是不用花什么工夫的。


喻文州看过叶修的比赛视频,那个战斗法师在单挑和团队赛中没有一丁点的闪亮之处。他很快就将目光转向了下一人。


联盟里有两百多个选手,每年都有人退役,有人进来,就算是喻文州也不可能把每个人都记得很清楚。


直到黄少天跟他提起了这个名字。


 


叶修本来应该比现在更强的。


喻文州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
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他在正式赛场上的表现连网游里随便打个副本都还不如?他不清楚。有很多种可能性。


其他战队里也有这样的人,心理素质不够,临场退缩,或是不适应高水平的竞技节奏,等各种主观客观因素,导致难以正常发挥……都是有可能的。就算不是荣耀联盟,不是电子竞技,在其他体育竞技赛中,这种情况也绝不罕见。


但和叶修相处得越久,了解得越多,喻文州心里的困惑就愈发强烈。


他……应该更强的。


喻文州不由自主地被叶修吸引,希望有更多的接触,更深入的了解……他有一种预感,这并不是坏事。


 


“今晚的互动游戏,有战斗法师擅长的赛跑,”喻文州继续说,“你其实可以报名的。”


说了之后他又觉得是废话。看叶修的样子,显然对全明星的场合毫无兴趣。这也不怪叶修,喻文州自己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,只不过他不会表现出来罢了。


“你报了什么?”叶修反问。


“射击。”


“哦,这个挺适合你的。”叶修毫不吝啬地送上了夸奖,“论预判和精准度,你肯定不会输给别人。”


喻文州浑不在意:“这种比赛,拿了第一也没什么用处。”


【喻文州好感+1,目前好感度12(炮友阶段),请玩家再接再厉!】


“有用的,”叶修不得不纠正他的观念,“你好歹是蓝雨的队长,面子要不要啦。”


喻文州被他逗笑了:“不说了,你快吃吧。”


叶修低下头舀了一勺粥,心说要不是有系统提示,差点被你骗过去了。男人嘛,哪有不要面子的,多夸几句肯定是没错的。


 


*


 


从旅馆退了房,叶修和喻文州告别。


直到分开前,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再提昨晚的事,但叶修确信,自己对喻文州是有吸引力的,下一次再约并不是难事……


想到这里,叶修嘴角抽搐了。


为了好感度,好感度,好感度。他默念道。


 


系统给的导航准确无误地领着叶修走进了浮云战队下榻的酒店。


是的,这个游戏的主角所在的战队就叫“浮云”。


“真是太随意了。”叶修忍不住吐槽。


【哪里哪里,】系统说,【您不是说听上去比兴欣好么?】


还有这回事?叶修挠头,想不起来了。


 


等电梯的时候,系统继续介绍。


这个世界里没有嘉世,也没有兴欣,取而代之的是第一赛季就加入了联盟,成绩一直不上不下的“浮云”,保守估计也是一个网吧发展而来的。


电梯上到二楼,门开了,进来一人,见了叶修,笑道:“这么早出去啦?”


“老板,早。”叶修向他点头示意。


这位西装笔挺的人士便是浮云战队的老板,付云。


付先生看上去很年轻,就比叶修大几岁,气度也很是不凡。叶修望见的第一眼,便有了一个猜测:该不会和义斩的那几位一样,是京城的哪位大少吧?


【没错,不愧是叶神。】系统那边响起了提前录制的鼓掌声,【这位付少对家里的产业并不感兴趣,跑来投资电子竞技这种新兴行业,令不少人都大跌眼镜。】


“他没亏本吧?”叶修问。


【很幸运,俱乐部的经营尚算不错。】


“哦是不错,他比陶轩聪明。”叶修评价。


【不过,能拉来这样的老板,这里头似乎也有原主的一份功劳。】系统又慢条斯理地给出补充信息,【俱乐部里有人传言,可能你们之间有什么猫腻……】


“……”


叶修望向付云。


长得还行,不算很帅,要想潜规则的话,似乎也能咬咬牙接受……个屁啊!


 


【提醒,付云为普通NPC,无法攻略。】系统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出现。


叶修一怔,不由松了口气。


还好,这游戏没那么无节操,随便出现一个人就会列入可攻略对象。


一般来说,与恋爱线无关的角色都是无关紧要的,基本等同于安全。因此,他没有把所谓的猫腻放在心上。


 


“叶修,”电梯继续上行,付云又跟他说,“虽然这几天没你们什么事,你也不要乱跑,好好看比赛。”


“知道了。”叶修应道。


“这几天没有训练,白天你出去逛也没问题,”付云看了看手表,很亲近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现金不够的话,就跟我说。”


叶修:……!


他顿时一惊。


不会真有那种猫腻吧?!


 


他还没来得及细想,临时训练室已经在眼前了。


付云打开门,叶修跟了进去。队里的人基本都在,他逐个望过去,每个人的头上都显示出了透明立体的资料卡。


 


【队长刘一,职业:剑客。】


【副队长陈二,职业:机械师。】


【张三,职业:牧师。】


【李四,职业:骑士。】


【王五,职业:弹药专家。】


【赵六,职业:召唤师。】


……


 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
这个战队真是太随意、太浮云了。居然能够维持运转到现在,也没有被淘汰,简直就是个奇迹啊!


 


“老板好。”队员们纷纷过来问候。


付云找刘队长问了几句话,转了一圈准备走了,突然又把叶修叫了出去。


“你来一下。”


叶修刚找到自己的位置,屁股都没坐热呢,闻声,面色不动,心下却是一沉,缓缓站起。


更令他不安的是,其他队友看向自己的眼神,都充满了意味深长的了然。


 




TBC


-请勿转载-


*


先走会儿喻叶线。


设置了很复杂的攻略路线【。


感觉要玩很久XDD